音像制品零售商未尽到审查义务应否承担侵权赔偿责任-侵权 

音像制品零售商未尽到审查义务应否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2015-06-21 23:23:19   已防问:75927
来源: 中国法院网成都中院 作者:孙文宏 王敏


简述:发行权是民事权利,侵害发行权的行为属于特殊的侵权行为。判断是否侵害发行权以及是否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适用侵权行为法所确定的侵权行为损害赔偿责任的构成要件。


    发行人是否有过错是其主观状态,并通过其外在行为而体现。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故意是行为人明知其行为侵犯他人著作权而有意为之或能够预见其行为侵犯他人著作权而放任其发生,过失是行为人能够预见并能够避免损害的发生,但却没有避免损害发生的情况。无论故意还是过失,虽是对行为人主观心理状态的描述,但因人的行为是受主观意志支配的,判断行为人是否具有过错,可以通过外界已经存在的事实和证据作为客观化的标准进行判断。发行人是否有合法来源抗辩,需以发行人的外在行为所产生的事实和证据所反映出来的主观状态判断。音像制品发行人对发行的音像制品构成著作权侵权有无过错的主观状态,通过发行人是否尽到合理审查注意义务的外在行为体现。

    音像制品发行权的权利特征要求发行人对音像制品的要尽到审查义务。发行权属于著作权的一种,属于绝对权,但是其客体具有无形性,在权利外在上尚未形成及时有效的权利公示制度,公众对权利的归属判断成本高,发行人只有通过审查外在的证据判断发行的复制品是否不侵犯他人发行权。对外在证据进行审查后发行人认为其发行的复制品是有合法来源的,则对该复制品侵害他人著作权并无过错,无过错即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是否具有合法来源,应当由发行人举证证明。本案中,重庆某超市需要提供证据证明其对侵害上海某有限公司著作权的行为没有过错,构成合法来源,方才能够免除损害赔偿责任。

二、合法来源抗辩要求音像制品发行人尽到合理的审查注意义务

    音像制品发行人对合法来源的审查注意义务来源包括法律法规和行政规章等规范性文件的规定,以及与经营者的公民年龄、文化程度、职业、社会经验和法人经营范围、行业要求等相适应的一般要求。

    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司法实践中对合法来源的审查注意义务一般限于音像制品发行人应当是从有资质的进货渠道进货,即销售者只要能够提供合法的进货来源,主观上不具有致使权利人权利受到损害的过失,即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仅承担停止销售的侵权责任。基于此,通常要求音像制品发行人首先要提供其进货的正规商业合同和发票。其次,由于音像制品在我国属于需要行政许可的行业,受《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的约束,音像制品发行人要证明其发行的复制品有合法来源,还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发行的音像制品复制品是来源于根据《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第五条[3]和第三十二条[4]之规定有《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并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的音像出版单位。最后,发行人还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购进的音像制品价格没有不合理的低于同类制品的市场价格。

    近年来,司法实践中对音像制品发行人的合理审查注意义务的具体内容的认识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从只注重音像制品的来源到还要求音像制品发行人审查该音像制品的来源应当合法,即音像制品本身应当符合相关法律法规所规定的外在表现形式。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曾出台《关于审理侵犯音像著作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要求音像制品合法来源的认定应当审查像制品及其包装物上是否标明了出版单位的名称、地址、音像制品的版号、出版时间、责任编辑、著作权人、条形码以及进口批准文号等。对音像制品及其包装物上的标注信息进行审查的要求是来源于《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第十二条[5]的规定。司法实践中的这一变化,体现了司法理念从倾向于保护商品流通的流畅性而对音像制品发行者课以较低的注意义务,转变为为规范音像制品市场而对音像制品发行者课以较高的审查注意义务。

    音像制品发行人对发行的复制品承担审查义务是否合理的界定,应当符合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文件的规定或者行业对经营者的一般要求。音像制品上应当载明出版单位、进口批准文号等信息,不仅是对音像制品的制作者提出的要求,也是对音像制品发行人的审查义务要求,作为经过国家行政许可经营音像制品的发行人,应当具备知道合法出版物的包装上需要载明上述信息,发行人有能力识别在包装上没有载明著作权人等相关信息的音像制品,很有可能侵害他人著作权。因此,音像制品发行人不仅应当以符合市场行情的价格从有资质的单位进货,还应当审查发行的复制品具备《音像制品管理条例》所规定的特有形式。审查注意义务是否合理,还应当考虑发行人所具备的行业知识,例如本案中的重庆某超市这类全球大型连锁卖场,应当具备较高的区别能力和审查能力,其应当具备更强的区分是否为侵权音像制品的能力,对其提出的合法来源抗辩的认定应当更为严格。

    本案中,重庆某超市主张其已经尽到了合理审查注意义务,构成合法来源,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重庆某超市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四川某文化有限公司向超市成都店就销货清单出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并且证明其在向四川某文化公司购进音像制品时,索取了四川某文化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和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广州狄宝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和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以及税务登记证,广州狄宝龙公司就被控侵权音像制品向四川某文化有限公司出具的销售委托书,珠江电影制片公司白天鹅音像出版社就被控侵权音像制品向广州狄宝龙公司出具的销售委托书。重庆某超市提供的证据虽然能够证明其发行的复制品的进货渠道且相关供应商亦具有音像制品的销售资格,但是该复制品包装上载明的信息并不符合《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的规定,亦被事实证明是侵权产品,该音像制品的来源并不合法。重庆某超市作为世界连锁大型卖场,应当知道正规的音像制品包装上需要载明著作权人及进口批准文号等信息而无视《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的规定,不能排除其无视音像制品本身的不合法性而放任侵权行为的发生,对上海某有限公司著作权被侵害有主观过错,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三、音像制品发行人不因“不侵权担保”免除审查注意义务 
 1  2  4